bck

  只是2019年以来,市场对“价值回归”的预期逐渐降低,加上由于多年来阿胶市场的快速却并不规范的发展带来的恶劣无序竞争环境,以及公司本身存在的库存积压的问题,公司业绩不仅出现首降,且有下滑幅度越来越大的趋势。

bck

  根据公司1月19日同时发布的公告,接任东阿阿胶总裁职务的是201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副总裁的高登锋。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高登锋自1995年就开始在东阿阿胶工作,从销售代表开始,高登锋曾任市场部经理/总监、高端产品事业部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等职务。

  而根据公司1月19日公告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东阿阿胶2019年净利润预计亏损3.34亿元至4.59亿元,业绩下滑幅度则扩大到116%122%。

  东阿阿胶在业绩预告中表示,目前公司在围绕品牌积累和消费者开创配置资源,通过营销数字化转型,实现消费者运营,着眼于盘整期后的长期良性健康发展。具体来看,将优化调整发展战略,加强临床和学术推广,梳理丰富产品体系;着力推进营销模式变革,由聚焦阿胶产业向滋补行业转变;通过商业模式的转型,加快适应数字环境的组织能力变革,推动公司良性健康发展。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东阿阿胶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为避免企业长期良性健康受到不利影响,2019年公司主要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全面压缩渠道库存数量,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因而对经营业绩影响有所加大。”

  只是2019年以来,市场对“价值回归”的预期逐渐降低,加上由于多年来阿胶市场的快速却并不规范的发展带来的恶劣无序竞争环境,以及公司本身存在的库存积压的问题,公司业绩不仅出现首降,且有下滑幅度越来越大的趋势。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东阿阿胶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为避免企业长期良性健康受到不利影响,2019年公司主要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全面压缩渠道库存数量,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因而对经营业绩影响有所加大。”

  秦玉峰上任后,即为东阿阿胶选择了聚焦阿胶主业的战略定位,剥离了其他副业,同时启动了“阿胶的文化营销和价值回归工程”等,在过去十四年里,东阿阿胶主业逐渐清晰,连续十几年净利润保持正增长,且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成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

  而多年来始终倡导“价值回归”的公司总裁秦玉峰,也于1月19日下午正式公告“到龄退休”,接任者为公司副总裁高登锋。公司方面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高登锋是东阿阿胶创新求变过程中有互联网营销实践的年轻一代管理层的代表和领军人物。在东阿阿胶业绩持续陷入低谷的时期,高登锋的接任能否在未来挽回公司业绩颓势,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东阿阿胶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为避免企业长期良性健康受到不利影响,2019年公司主要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全面压缩渠道库存数量,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因而对经营业绩影响有所加大。”

  在对去年业绩进行预测的同时,1月19日下午,东阿阿胶还发布公告称,由于到龄退休的原因,一直倡导“价值回归”的公司总裁秦玉峰将辞去公司总裁、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2019年7月份,东阿阿胶发布半年业绩预报,由于预估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5%至79%,不仅降幅巨大,且为一直倡导“价值回归”并不断提价的东阿阿胶,近十二年来的首次业绩下滑,一度引发市场的广泛关注。在2019年8月22日公司正式发布的半年报中,公司上半年的业绩下滑幅度明确为77.62%,10月30日,公司公布的三季报中,公司前三季度业绩下滑的幅度进一步扩大到82.95%。

  而根据公司1月19日公告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东阿阿胶2019年净利润预计亏损3.34亿元至4.59亿元,业绩下滑幅度则扩大到116%122%。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东阿阿胶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为避免企业长期良性健康受到不利影响,2019年公司主要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全面压缩渠道库存数量,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因而对经营业绩影响有所加大。”

  渠道清库存工作往往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盘整期的东阿阿胶也在同步开展战略性调整举措。

  根据公司1月19日同时发布的公告,接任东阿阿胶总裁职务的是201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副总裁的高登锋。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高登锋自1995年就开始在东阿阿胶工作,从销售代表开始,高登锋曾任市场部经理/总监、高端产品事业部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等职务。

  渠道清库存工作往往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盘整期的东阿阿胶也在同步开展战略性调整举措。

  数据显示,到2018年年底,东阿阿胶累计实现净利润137.6亿元,现金分红47.06亿元;总资产从12.5亿元增长到138.7亿元,增长10.1倍;营业收入从9.4亿元增长到73.4亿元,增长6.8倍;净利润从1.1亿元增长到20.85亿元,增长18倍;公司市值由2005年的22亿元增长到231亿元,增长9.5倍。

  根据公司1月19日同时发布的公告,接任东阿阿胶总裁职务的是201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副总裁的高登锋。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高登锋自1995年就开始在东阿阿胶工作,从销售代表开始,高登锋曾任市场部经理/总监、高端产品事业部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等职务。

  根据公司1月19日同时发布的公告,接任东阿阿胶总裁职务的是201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副总裁的高登锋。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高登锋自1995年就开始在东阿阿胶工作,从销售代表开始,高登锋曾任市场部经理/总监、高端产品事业部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等职务。

  此时,秦玉峰由于到了法定退休年龄辞去了所有职务,继任者能否带领东阿阿胶走出目前业绩下滑的境地,备受关注。

  只是2019年以来,市场对“价值回归”的预期逐渐降低,加上由于多年来阿胶市场的快速却并不规范的发展带来的恶劣无序竞争环境,以及公司本身存在的库存积压的问题,公司业绩不仅出现首降,且有下滑幅度越来越大的趋势。

  秦玉峰上任后,即为东阿阿胶选择了聚焦阿胶主业的战略定位,剥离了其他副业,同时启动了“阿胶的文化营销和价值回归工程”等,在过去十四年里,东阿阿胶主业逐渐清晰,连续十几年净利润保持正增长,且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成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

  秦玉峰上任后,即为东阿阿胶选择了聚焦阿胶主业的战略定位,剥离了其他副业,同时启动了“阿胶的文化营销和价值回归工程”等,在过去十四年里,东阿阿胶主业逐渐清晰,连续十几年净利润保持正增长,且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成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

  此时,秦玉峰由于到了法定退休年龄辞去了所有职务,继任者能否带领东阿阿胶走出目前业绩下滑的境地,备受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